樂齡網 >>  文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11-15 11:06:04

該作者的文章:

 

九皋齋筆記(二十)

歐陽修賦雪諫師

晏殊,歐陽修都是北宋文學家、政治家。歐陽修曾得到晏殊栽培、薦引,有師生情誼,在詩詞上并稱“晏歐”。不想,為了歐陽修的《晏太尉西園賀雪歌》,兩人有了裂痕。

魏泰(北宋)《東軒筆錄》卷十一記載:慶歷年間,西部戰事尚未解決,晏殊為樞密使(權同宰相)。一天下大雪,歐陽修與陸經拜訪晏殊,晏殊在西園擺酒招待。歐陽修即席賦《晏太尉西園賀雪歌》,全詩三十二句,最后四句:“主人與國共休戚,不惟喜悅將豐登。須憐鐵甲冷徹骨,四十余萬屯邊兵。”意思是主人的喜怒哀樂應該與國家的命運休戚相關,不要為了飛一場雪高興起來,認為明年必將五谷豐登,守衛邊疆的四十多萬士兵,正在冰天雪地中鐵甲裹身,寒氣透骨,需人愛憐。這就明顯地表達了自己的勸諫之意。在晏殊看來,這種諷諫未免有點“不合時宜”,壞人興致,很不高興,曾對人說,以前韓愈也很會寫文章,但他每每赴宰相裴度會,也只寫游園、音樂,從不象歐陽修那樣作鬧”。

“西園賦雪事件”是兩人性格差異,政見不合的反映。

晏殊薦舉歐陽修為諫官。但兩人意見常常相左,使晏殊下不了臺。例如,在如何對待西夏侵擾上,晏殊主和,歐陽修主張強硬。

歐陽修曾經寫了一封信,辭情懇切,感謝老師平時對自己的關心、提攜,表示對老師的尊敬。也訴說了自己的委屈,抱怨受到冷遇。晏殊得信,當著賓客,簡單批了幾句,讓書吏謄抄回復。“客曰:‘歐陽公有文聲,似太草草。’晏公曰:‘答一知舉時門生,已過矣。’”有些輕慢。

范仲淹等人的“慶歷新政”改革,晏殊不發表意見,仍舊品酒填詞,舒舒服服地當他的“太平宰相”。作為宰相,對如此大的國家大事不表態,實際上就是反對。相反,歐陽修十分活躍,連連上書,彈劾反對改革的官員,措辭激烈,讓晏殊很不舒服,于是決定讓歐陽修去任河北都轉運使,離開朝堂。諫官們上《乞留歐陽修札子》,強烈要求讓歐陽修留任。晏殊不肯讓步,諫官彈劾晏殊。宋仁宗罷晏殊相位,貶知潁州。

晏殊去世后,歐陽修寫《晏元獻公挽辭三首》其中有“富貴優游五十年,始終明哲保身全”句。晏殊也曾明確表示:“吾重修文章,不重他為人”。

 

說明:此文原是前一篇博文的一部分,現獨立出來,充實內容,重發。

共獲得積分:13 ,共13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今天浙江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