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齡網 >>  家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11-13 12:10:58

                                           

             那年那月的農村女人們(1)

    越劇《誰說女子不如男》中有句唱詞:“白天去種地,夜晚來紡棉,不分晝夜辛勤把活干,將士們才能有這吃和穿。”農村的女人,特別是已婚女子,不管你在家是嬌女,還是苦力,到了婆家必須是操持家務的能手。只有你樣樣都成,才能讓家人吃好穿暖。農村有句要求已婚女子的俗語:“針線、水式樣樣得拿的出手”。我真的好心疼好佩服她們,她們是平凡中的偉大。
    媽媽就是農村婦女的代表,我從小看著媽媽一天到晚操勞,就連吃飯都經常是好歹吃兩口,那活永遠也干不完,只有睡覺時,才是媽媽安靜下來的時候,那還要思考明天吃什么,又該縫制什么了......
     我小時候,家里的吃穿都靠媽媽那一雙勤勞的手。每個人冬夏的衣服要手工縫制,就連鞋帽也得媽媽做,因為那時沒錢買現成的。做衣服買來布,媽媽要先裁剪,然后一針一線縫,每做一件衣服需要很長時間。鞋子的制作更是費時費力,要先打擱板(就是把舊的碎布塊抹上糨子,一層層粘在木板上),等擱板曬干后拽下來,壓平就可以剪出鞋幫,鞋底,襪底等內襯,然后在內襯外面包上新布,就可以納鞋幫,納襪底,納鞋底了。這其中的一針一線,包含著女人的辛勤和愛心。鞋幫襪底納起來還算省事,可納鞋底就沒那么容易了。它得先用錐子扎一個眼兒,再把穿有麻繩的針扎進去,(那麻繩是自己種的麻,成熟以后把麻桿用水浸泡幾天,等麻桿上的皮能剝下來,再把麻皮曬干,然后在大腿上搓成繩子)。由于底襯里的布薄厚不一(那都是些破衣服扯成的碎布塊),所以扎起來很難,媽媽納鞋底時經常會把手指扎流血。納好了鞋幫鞋底,上鞋更是不容易。我記得媽媽上鞋的時候,就像用金剛鉆在鉆那鞋幫和鞋底,手都會鉆的生疼。就這樣,一家人的鞋子需要女人付出多少艱辛。因為哪些材料基本都是舊的,費了半天的勁兒,也穿不了多長時間呢!媽媽不僅會做單鞋,還會做棉鞋,她們管棉鞋叫“毛窩”。媽媽還會做帽子和手套。她們管手套叫“手巴掌”。針線活里還得有做襪子呢!以前,老一輩都是用布做襪子,穿上它的人個個都像綠林好漢。后來能買到洋襪子了,媽媽們為了那洋襪子耐穿,買回的新襪子不穿,先把襪子底從腳底到腳尖剪開,把襪底分別折向兩邊,在中間鏤空的地方縫上納好的襪底,這樣,這洋襪子就可以多穿些時間了。這些都是小活,可以帶到地里,田間歇息的時候抓緊做。媽媽還會縫皮帽子呢!那時養的兔子死了,或者是弟弟上山套的兔子,爸爸都會把它們的皮熟了,媽媽用那些兔皮來給家人做帽子,樣子很像東北人冬天帶的毛帽子,很暖和。記得我上中學時還戴過,同學們說我是“小常寶”。
                                                                                       平時的縫縫補補等針線都算不上什么,最麻煩的是春天換季脫棉衣的時候,媽媽要及時把全家一股腦脫下的棉衣拆洗,再做好。對于窮人家,做棉衣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要拆、要洗、要縫補,要把一冬天穿的滾成疙瘩的棉花摳開,再一趟趟的引線,最后縫縫兒,纖邊,棉襖還要綴扣子。以前,媽媽那一代人不花錢買扣子,而是自己盤蒜疙瘩。既把一條布的毛邊窩進去,最后把這條布縫成像一根粗線繩一樣的圓繩,之后就兩只手的拇指和食指,繞來繞去,盤出一個個像小蒜疙瘩一樣的棉衣扣,很好看。想當年,我也跟媽媽學會了盤扣子,這技術如今也消失了。有的時候,因為手頭緊,沒有換季的衣服,媽媽還得趕緊把棉衣盡快拆洗,抓緊做成夾衣,別讓家人凍著是她的心愿。媽媽經常在煤油燈下做針線。好不容易把這些棉活做完了,就到了夏季,該拆洗被褥了,又是一陣忙活,女人累呀!
    盡管如此,她們還是在追求完美,什么衣服合不合身呀,是不是樣兒呀,針腳勻稱不勻稱呀,在襪底的中間扎朵花吧,給女孩子的鞋幫上扎上彩色圖案吧,給小孩的斗篷上做個帶毛毛的虎頭吧。她們的音容笑貌經常出現在我的腦海,讓我永遠不能忘懷!
 
 
                                                             
             
                       (圖片來自網絡)

共獲得積分:7 ,共7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

    暫無相關文章!

精華文章

山桃仁粥

[閱讀]

最新活動

  • 1
  • 2
  • 3
今天浙江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