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齡網 >>  文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11-12 17:43:17

該作者的文章:

 

老戰友相約牛津

老戰友鄭亮要來英國旅游,出發前把旅游公司安排的行程表在微信中發給了我。那是一個叫做“英愛深度12天游”行程計劃,在進入英國第四天的游覽地點為“倫敦—溫莎—牛津”,剛好是個星期天,而且牛津到我所在的伯明翰之間的距離也就是100多公里。“相約牛津”— 在這個世界著名的大學城里和老戰友見上一面,無疑是最珍貴的“紀念”。幾經溝通會后,我們把見面的地點確定在牛津大學城基督教堂學院的大門前,時間為下午3點鐘左右。

那天的午飯后,女兒開著車子帶著我們老兩口和我們的兩個外孫“小胖”和“阿寶寶”直奔牛津。一望無際的綠色大地上高速公路像一條長長的飄帶,蜿蜒而去、逶迤而行。六個車道的公路來往車輛熙熙攘攘,如游龍穿梭。同方向的三個車道好像行車速度有約定一樣,從外側到內側速度分別約“60邁”、“70邁”,最內側的一條路就是80邁(約128公里)以上了。盡管大多數車子都在最內側道上行駛,依然經常堵車,耽擱了不少的時間。女兒的車技一般,平常只是上下班和接送孩子時在普通的道路上短途行車。據她自己說,這是她第一次在高速公路上開這么長的車程。只見她兩手緊緊握住方向盤,目不轉睛地盯著道路的前方,精力高度集中,神情頗為緊張。

車窗外一閃而過的景象不時地吸引著不到三歲的小外孫阿寶寶的目光。他總想掙脫安全座椅的束縛靠近媽媽,大聲提出他所需要了解和探討的問題,或者敘述一下他平時在幼兒園和家里很少見到的野外情景。比如: 看到草原上成片牛羊引起他的驚訝,便高呼“馬!馬!”(女兒家附近有個練習騎馬的馬場,馬就成了阿寶寶見到過最多的動物);穿過橫跨高速公路的橋梁他會告訴我們“洞,山洞”;電線桿子不停的向后跑他就擔心會不會“倒下”等等。有時我不得不打斷阿寶寶的“廢話”,“警告”他“不要干擾媽媽開車”,再找出一塊棒棒糖,讓他暫時閉上他那喋喋不休的小嘴。

下了高速公路,在牛津的街道上幾經轉彎抹角才找到一個能停車的小巷把車子停好。路邊有一家咖啡店,我們進去找個空位子坐了下來,女兒去吧臺點了些飲品和甜點,服務員很快就把我們要的東西送了過來。有了冰淇淋兩個小家伙都安靜下來,我們也舒緩了一下行車途中的緊張情緒。端著咖啡我環顧那個不大的廳堂,稍顯擁擠地擺了五、六張“火車座”的位子,每張座位上都坐著三三兩兩的客人,桌子上有咖啡飲料、水果甜點,也有啤酒、葡萄酒和威士忌。客人們圍桌交談悄言低調,品嘗食物悄無聲息,整個廳堂顯得安靜而又雅致。

不一會兒,鄭亮發來信息說他們已經暫時脫離旅游團隊,在基督教堂學院門前的大樹下等我們。我們趕緊結束咖啡店里的活動,八歲的小胖依照媽媽的手機導航指示的路徑帶著我們一路前行。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名校的所在地,眼前一條稍有弧度的街道兩邊樓榭錯落、亭閣別致、教堂矗立、尖塔掩映;更有小河淙淙、彩橋飛跨、綠樹蔥籠、鮮花爭艷。狹窄的人行道上如織游人摩肩接踵,人流中有的濃妝艷抹、招搖過市,也有的素顏緇衣、孑孑孤行;有的合家漫步、歡聲笑語,也的有呼朋引伴、忘乎所以;有的情切意綿、秀恩示愛,也有的步履蹣跚、銀發相依。

我們一家人隨著擁擠的人流向那個歷史悠久的學院行進,手機導航上指示只有兩公里的路程,可是走的時間不短就是看不到那個學院的大門。阿寶寶累了不愿意往前走,他媽媽同他商量好只能背一小會兒,而后還得自己走。

阿寶寶卻說:“媽媽背一會兒,外公扛著也行啊。”

我就對阿寶寶說:“媽媽開車很辛苦,還是外公扛著你吧。”

于是調皮搗蛋的阿寶寶興奮不已地爬上了我的肩膀,我扛著阿寶寶拉著小胖的手,加快了行進速度。幾分鐘后就到了一個大門前,但是沒有看見鄭亮信息里說的大樹。女兒想找個人詢問一下,可是路人中游客居多,沒人知道基督教堂學院的正門在什么地方。我順著這個臨街的大門往里面觀望才看到大院里面有一幢雄偉壯觀的古建筑向南開著大門,門前一條砂石路,路邊佇立兩排巨大的古樹,很多游人在排隊等待進入那座古建筑,這就是我們要找的“基督教堂學院”。

牛津大學基督教堂學院目前是世界上唯一同時兼為主教座堂的學院,十六世紀初由紅衣主教沃爾西創建。在基督教堂學院坐堂的督導是在位的英君主,現在的做堂督導也就是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因此牛津主教也成為英國國教中唯一不兼任自己教堂職位的主教。基督教堂學院正式成立于1546年,是牛津大學46個學院之一,也是建筑面積最大的學院,被認為是所在大學最貴族化的學院。基督教堂學院與英國政治淵源很深,近代200年歷史上有16位英國首相出自于基督教堂學院。學院現有本科生425名,研究生250名,還因為《哈利波特》在這里拍攝,使得這個學院更加聞名于世。  

基督堂學院古樸肅穆的大樓前是一個很大的公園,放眼望去游人塞路、樹影婆娑、喬灌蔥籠、奇花爭艷、綠草茵茵、鷗飛鴿鳴。公園邊上圍繞著一排參天大樹,盡管時值盛夏依然是涼風習習。大樹下面的人群中我們很順利的找到了老戰友鄭亮和他的夫人。六十多歲的鄭亮還像在部隊時一樣顯得年輕,他的夫人三十年沒見了,雖然臉上平添幾許歲月,原來的樣子也是沒有什么變化。出國旅游的他們大包小包帶了不少,堆放在一棵大樹旁邊,還有一包是從國內給我們捎來了禮物。兩家人認識之后,互致問候寒暄一番,兩個小外孫“爺爺!奶奶!”喊得他們老兩口笑顏如花。

鄭亮夫人是個太極拳愛好者,早已換上一身白底紅花的練功服,打算在基督教堂學院的大門前練上幾趟拳腳,并錄好視頻帶回去給朋友們欣賞。原來很想進入大樓旁的草坪上拍攝,綠草紅花襯托白色練功服畫面會更加優美。我女兒看了看學院大樓前的警示牌,說上面有明文規定:“不準踩踏小草”,那就只好改在人行道上進行。鄭亮拿著手機和一個小小的音樂盒,一邊放著音樂,一邊拍攝視頻。我扮作看熱鬧的人也拿著手機在拍照,還要幫助維護一下人行道上的秩序,防止無關人員出現在視頻中。學院樓前等著參觀的游客排成長長的隊伍等待驗票進門,來自不同國家的游客不約而同地投過來驚奇的目光,不知道我們幾個中國人想在這里干什么。隨著音樂的響起,鄭亮夫人很快就進入角色,只見她氣沉丹田、含胸拔背,緩緩邁開雙腿連貫而不失節奏地“起勢”;全身柔綿而有力地擺動,四肢靈巧而輕盈地伸展,在悠揚的樂曲中如白云浮動,似清風飄舞。柔和的動作中藏著幾分剛勁,平靜的表情里透出些許自信;雙手握拳向前緩沖,疑似推開混沌天地;白鶴亮翅勁走螺旋,一如撥除人世霧靄。整套動作精準到位輕巧靈動,全部表演流暢裕如自信滿滿。遠在異國他鄉的頂尖學府旁,她旁若無人的把一套太極拳練的如行云流水,剛柔相與、陰陽相合、動靜相接、虛實相連,隱約閃現出中華文明的渺渺香煙。收勢時的深深一躬,更是把“禮儀之邦”的精髓展現無遺。此時,我帶頭送上一陣掌聲,那樓前長隊里的游客們和小路上的各色旁觀者也都情不自禁地使勁兒鼓掌,并發出驚奇的叫聲。

拍攝結束他們夫婦倆正在收拾東西,兩位頂著灰白色頭發的歐洲人走上前來拉住鄭亮的夫人說些什么,我趕緊讓女兒過去幫助他們做翻譯。原來那兩位歐洲人表示很喜歡中國功夫,很希望和鄭亮夫人拍一張合影以做紀念。鄭亮夫人很爽快地答應了他們的要求,大方坦然地和兩位歐洲人一起從樹蔭里走到陽光下,擺好姿勢任人拍照。一張中歐人士相約的合影又引來一陣掌聲,那兩個歐洲人一邊表示感謝一邊背上包包繼續他們的參觀游覽活動。

送走了兩位歐洲朋友,我們也想拍幾張兩家人的合影照片。女兒抱著阿寶寶安排我們拍照,大人們站好了就是沒看到小胖,原來他獨自一人坐在大樹下面,默默的閱讀一本自己帶來的課外英文讀物,沉浸在書本的情節中根本沒聽見我們的招呼。我走過去把他的書本合上,他才很不情愿的地走出來。女兒找來一位熱心的游客拿著我們兩家人的手機,耐心地幫助我們拍照,也幫助我們留下了美好的時光和永久的記念。

我和鄭亮的聊天中了解到他們的整個行程安排以及食宿情況,“英愛深度游”基本涵蓋了英國的主要旅游景點,內容豐富日程很緊湊,他們玩兒的很辛苦也很快樂。聊得正起勁,女兒把我們領進了一個英式茶館,讓我們享受一下英國紅茶的同時再續戰友情誼。五點多鐘鄭亮告訴我們,導游規定他們六點鐘趕到約定地點乘車入住牛津郊區的酒店。我們本來計劃兩家人找個餐館晚餐,也只能服從他們旅游行程的安排。送別時我拿出從女兒家里帶來的兩瓶威士忌,并囑咐他們回國登機時放在皮箱中托運,只要包裝好就能順利帶回家。在那個茶館的門前送別了鄭亮夫婦,望著他們匆匆走向約定地點的背影,不由心生留戀之情。老戰友“相約牛津”,今生今世大概就只有這一回啦!

再見老戰友!旅行順利!回國順風!

   

共獲得積分:5 ,共5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今天浙江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