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齡網 >>  文學頻道 >>  文章 >> 文章內容

發表時間:2019-11-12 16:31:46

該作者的文章:

       

    新學期開學了,我走進老年大學英語班教室。不一會兒,教務處老師就進來為我們介紹了新來的英語女老師——上海大學剛退休的教授劉老師,并交待了一些話后,就退出了教室。

    我打量起這位劉老師,高挑的個子,氣質高雅,著一身淡咖啡長袖連衣裙,白哲清秀的臉上架著一副眼鏡,微卷的短發,脖子上掛著一枚精致的小掛件,一直垂到胸前。看上去比較年輕,想不到已退休了。
    開始上課了,老師先在黑板上寫了“Rosie   Liu”,用英文介紹了自己,說了一大堆英語。并用英語問大家:聽得懂嗎?有同學用英語回答了老師。我驚訝得連忙舉手發言:“老師,我的英語是零基礎......”
 
    原來這班上的同學已經學了好幾年了,有的年長一些的甚至學了近十年了,哇,原來我是插班生?呵呵,當初報名時說好是報“零基礎英語班”的,在我的印象中,零基礎應該是從26個英語字母開始教的那種“零基礎”,可是現在......
 
    昔日的往事又一幕幕地又浮現在我的眼前:

 
    在“我是中國人,不學ABC”的荒唐年代里,我們的英語課屈指可數,除了學會26個字母外,就學了二句話和一篇短文:“毛主席萬歲”、“祝毛主席萬壽無疆”、“毛主席呀毛主席,您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我們永遠忠于您”。這幾句英語就這樣永遠定格在我的學生時代了。
    改革開放后,當時我的工作單位某體委,借助在國家體委什么司的一丁點兒關系,拿到了幾個國際性的大型比賽項目。有一天,體委的辦公室里來了一只外國電話,小強拿起了電話卻聽不懂對方在講什么,他只得說“Yes, ok!  Yes ,ok!”,當他剛放下電話,大家“嘩”地大笑起來了!他卻怏怏不樂地對我們說:“誰聽得懂呀!”
    比賽開始前,要搞接待工作,我被安排在接待組。當時碰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缺少翻譯,有關人員就把懂一點外語的親友都叫來幫忙,也可以賺點錢。有一位俄語翻譯,竟是一位六、七十歲的老太太,她每譯一次都要跑到旁邊去翻一下詞典。
    在報到處,有一位外賓過來登記,當我們發現這個國家應該有二位運動員,怎么只來了一位呢?工作人員中的一名高中生只得用半生不熟的英語問他,“還有一位什么時候來?”因這位外賓也不太會英語,更不會漢語,所以也只是馬馬虎虎地應付著。他伸出了一只手,說了一句:“Tomorrow”(明天),然后停了三秒鐘把手反過來,再說了一次“Tomorrow”!那位高中生還算聰明,想了一想終于明白了:“Tomorrow”的“Tomorrow”等于后天?(哈~~他只會說“明天”,不會說“后天”) 外賓點了點頭。
    在比賽場地里,有一位外國運動員過來和我說話,因我不懂英語,他放慢了語速反復地說了幾遍,我只聽懂了二個詞匯“迪斯科”和“ok”,我想他大概是想約我去跳迪斯科吧。
    在我評職稱時,外語是一定要考試過關的。我對英語一竅不通,想想還是學日語吧,因日語中有幾個漢字可以想象出一點意思來。通過努力終于考試成功了,但考完了也就忘記了,二年后全都還給了老師。現在連最起碼的也不會了。
    退休到了上海,和老外交流的機會更多了。我也曾進過老年大學的英語班學習,當時教我們的那位英語女老師因她的爸媽都是寧波人,所以對我特別好,課堂上老是給我開小灶,還硬要我站起來高聲朗讀。但我那硬邦邦的寧波腔英語常惹得同學們哄堂大笑。那時我外孫還小,體質差經常生病,我也只得經常請假去照顧外孫,時間一長我就跟不上進度了,做了一名可恥的學英語逃兵,現在想想真有點對不起那位英語女教師。
    在老年大學學了一年多時間的英語,當時我也嘗到了學英語的小甜頭:如有一次我去看進口片子的電影,發現有好多話我能聽得懂意思了;還有,我也能用半漢半英的話語和會英語的朋友通電話聊上幾句。所以我下決心有機會一定再重學英語。現在外孫大了,不用我再去管了,我有足夠的時間學英語了,可惜我的年紀也大了,更想不到會碰到今天這樣的局面。


    當這位劉老師知道了我的情況后,就耐心地勸說我:“不要急,只要你肯學,我一定幫助你跟上她們。你回去后,先把這48個國際音標讀會,......”
    新來的老師真好,我從心底里感激她!
    唉,我們這一代名副其實的“英盲”,年紀大了,記憶力差了,想學英語談何容易?真可謂“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撤吧,不要去拖老師和同學們的后腿了!
    我又一次成了學英語的逃兵!
    一聲嘆息,萬般無奈!
 
 

 

共獲得積分:2 ,共2條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載加分內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
  •  加載評論中...

發表評論


今天浙江11选5开奖结果